大闸蟹 大闸蟹价格 大闸蟹批发 大闸蟹批发价格 大闸蟹吃法 大闸蟹怎么吃

手机水产价格网

code

手机扫码二维码

访问水产价格网手机版

code

微信扫码,关注微信号

每天分享养殖水产技术经验,发布最新行情价格,解答相关疑问。

中国大闸蟹价格网 免费发布供应

最高卖120多元/斤,今年三四块,阳光玫瑰葡萄的堕落轨迹,大闸蟹也会走吗?

2019-10-09 08:42:51 来源:中国水产价格网 查看:552


  市面上有一种葡萄,叫阳光玫瑰葡萄,是从日本引进的品种,因其皮薄肉厚,吃起来清香味甜,口感极佳,引进后迅速火遍大江南北,一度卖到129元/斤。但今年陕西的个别地方,地头的收购价才仅仅为4元/斤。

最高卖120多元/斤,今年三四块,阳光玫瑰葡萄的堕落轨迹,大闸蟹也会走吗?

  在日本,一串的阳光玫瑰葡萄价格在一万日币左右(约656元人民币,平均一颗葡萄价值10元)


  业内人士总结出阳光玫瑰葡萄价格崩盘的两大致命原因。一是种植面积的迅速扩张。因为利润巨大,这几年从北到南,从西到东,几乎全国各地都开始了阳光玫瑰种植,一些地方种植面积翻倍增长,供应量迅速扩大。二是不顾质量抢先上市。许多种植户信奉“早熟就是硬道理,抢占市场先机,就能多赚钱”的原则,在葡萄没有成熟的情况下就采摘上市,未成熟的果子虽好看但不甜、不香,结果消费者上当受骗,行业的损害也就接踵而来。


  阳光玫瑰葡萄从“青提中的爱马仕”一下子跌落了神坛,让种植户苦不堪言,有的人甚至直接破产了。分析阳光玫瑰葡萄的堕落原因,似乎这几年大闸蟹也在走这样的路子,尤其是“不顾质量、提前上市、抢卖高价”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了,那么大闸蟹养殖会步阳光玫瑰葡萄的后尘吗?


  谈起养螃蟹的利润,早一辈的老蟹农经常会叼起一根烟,眯着眼睛跟入行的新人侃侃而谈当年的螃蟹是如何的赚钱。那时候养殖螃蟹的人不多,技术也不成熟,亩产也不高,但市场价格相当高。一亩地赚个1、2万很正常,赚个2、3万也不是什么新闻。虽然近年亩利润早已大不如前,但在苏北泛兴化地区依然能维持3000~5000元/亩的利润,蟹农依然有钱可赚,养家糊口不成问题,小康小富也比比皆是。一切看起来还是那么美好而安静。只是谁也没有想到风暴来得如此之快!今年的价格跌得几乎连裤子都保不住。


  虽然金海蟹苗3个月前曾撰文《就在2019,小龙虾已经阵亡,大闸蟹命悬一线》,对今年的蟹价发出红色预警,但今年价格往下击穿的深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以兴化市场为例,中秋节后,4公直接击穿30元/斤关口,直奔20而去。2母价格在30上没有坚持几天,也扭头下栽。到9月27日,4公已到20元/斤关口,2母24元/斤。若不是国庆节及时到来,这串价格数字恐怕会更加难看。再看看隔壁高淳市场,主打高端。往年的高价曾让兴化人眼红不已。而今年,其普通蟹报价已经和兴化看齐。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高淳养蟹人,本想着今年养得好,打个翻身仗,现在看到这价格,想必心里也是拔凉拔凉。


  注水蟹、软壳蟹充斥市场到底谁来负责?


  价格下行的压力让市场显得毫无生气,所有人都感到紧张,迷茫,甚至愤怒。有人指责是门市在中秋节前为了抢蟹,不论品质,收购了大量不成熟的软壳蟹。收来的螃蟹发往全国各地,结果让第一波螃蟹消费者“感到受了骗, 上了当”,吃蟹体验相当不好,黄苦肉不满。由这一波人带来的差评口碑迅速漫延,这不仅大大降低了第一波吃蟹人的二次购买率,更是让许多潜在的大闸蟹消费者望而却步,放弃了购买。终端需求就此降温,消费人群大大减少。


  不过门市及螃蟹贩子却不吃这一套。他们认为蟹农才是破坏消费者体验的根本原因。为了赶中秋,追高价,将不合格的弹簧腿螃蟹强行推向市场,这不仅是伤害了大闸蟹消费者的利益,也同时伤害了门市和贩子。许多螃蟹贩子在中秋节那一波行情中意外实现了“亏损”,这都是由于软壳蟹打水蟹不堪长途运输,大量死亡于途中。有些贩子甚至200多斤的螃蟹只活了40多斤。不幸的是,这些蟹大部分都来源于兴化。兴化蟹的口碑也由于这波“洗礼”而愈发的糟糕。


  吃了亏的贩子在抖音上表达不满


  互相指责并不能让这种投机的行为得到有效扼制。在这场没有终点的“交流”中,没有人能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案,有的只是埋怨和呼吁。呼吁是老生常谈的话题,是人在无力改变现状时发出的最微弱的呐喊。如果呼吁有用的话,那国家还要法律干什么呢?说归说,吵归吵,没有一个有效的规范和管制,明年这样的戏码还将如期上演。不同的是参与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一个没有管制的自由市场,将会由于越来越多的人追逐“不健康”的利益,,破坏市场游戏规则而受到损害。损害后的行业又将会把恶果“反哺”给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这对那些规规矩矩坚守底线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人非圣贤,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识大体,顾大局。但是当一个人发现安分守已挣不到钱,投机倒把却能大捞油水时,你还能指望他来做“良民”呢?


  任何行业,如果要健康、长久地发展,都需要有一个宏观调控,需要一个组织来进行强制性的有效管制。通过管制来约束市场个人行为,让它符合行业健康发展的标准行为,不让个人损害群体的利益,不让少部分人损害行业的利益,这样才能让整个行业拥有一个持续性的生命力。阳澄湖已经做出了典范,高淳也有着相应的约束。只是作为全国最大的大闸蟹产业基地兴化却还没有相应的配套法规,任由蟹农自由发挥,各自作战,在争夺一已私利中,将行业的未来践踏在脚下。


  蟹农和中间商之间的利益之争


  贩子和蟹农之间的互相争吵只能算是小打小闹,整个行业最大的矛盾来自于报价机制。大闸蟹跟关系到国民生计的大宗商品不一样,它不同于米、面、油、肉。后者是民生基本保障,国家会强行进行调控管制,否则国家肯定会出乱子。但大闸蟹不一样,它不是生活必须品,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一种文化消费,是一种可有可无的美食消费。每年中秋节人们才吃点螃蟹,这是中国古代传承下来的中秋文化。人们一年可以不用吃螃蟹,但一年不吃猪肉很难,即使你不吃,你还得买点招待客人,供奉一下菩萨、先人吧?!


  所以大闸蟹它只能是一个小众市场,一个游离于基本民生需求之外的小众市场。再加上它跟其他商品不一样,其他商品是一年四季源源不断地供应市场,所以市场会有一个稳定、连续的价格。但大闸蟹是间断式供应,每年只有到了中秋才开启市场,其他时间大闸蟹市场就是一片空白,没有供应也没有需求,当然也没有价格。所以每年大闸蟹开市之季,如何出价就非常有讲究了。蟹农是不可能出价的,因为蟹农对外面的市场需求毫无了解,唯一了解的就是自己的养殖成本。所以这个价格的拟定就必然落到中间商手里,贩子和门市都是中间商。而大的中间商,将是对出价最有话语权的人。


  在兴化,双龙水产成为了第一个出价的中间商,他的报价成为了大家竞相参考的依据。其影响之大,据说全国各地水产市场都将他的报价作为了基准价。然而不幸的是,在今年如此惨烈的“烂市”行情下,双龙水产因为操控规格,压制价格,成为了众矢之的。众多兴化蟹农每天期望每天失望,在不断忍受面临亏损的煎熬中终于爆发,将一腔怒火泼向双龙,所有人都认为是双龙刻意压低价格,让兴化的蟹农蒙受了损失。甚至要将双龙赶出兴化水产界。遗憾地是对双龙的侮辱与谩骂并没有让双龙提高价格,双龙依然是按照他的套路出报价单。蟹农们出于对价格的不满和对成本的考虑,纷纷选择了不放笼,不上货。一时间各大水产市场集体“静音”,在晚上,诺大的安丰国蟹市场也是冷冷清清,不见几个人影。然而,在持续地断货几天后,蟹农们发现价格并没有如他们预期的那样大幅上涨,各门市也没有打爆蟹农的电话,求着蟹农赶紧上货!


  冷冷清清的河蟹市交易市场


  是继续等?还是亏着本儿卖?蟹农心头又纠结得冒汗!在往年这个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干了塘,数着大把的钞票,喝茶洗澡了。而今年,干塘的却是聊聊无几。难道真的是早卖早死,晚卖晚死,不卖等死?


  不管什么时候死,反正双龙得死。在各大微信群,蟹农们依然精力充沛地批判着双龙,“打倒双龙”成为了各大养殖户微信群的话题担当。但如果真的把双龙打倒了,价格就会“一个筋斗云,窜上九重天”吗?有明白的人说不会的。因为双龙只是一个喇叭,双龙出的价格是门市和贩子这些中间商在基于市场需求和核算了蟹农养殖成本的情况下做出的一个“最科学”的报价。这个“科学的”报价保证了他们中间商的利润最大化。没有了双龙,还会有三龙,四龙来报价。不管谁来报价,他们都会让自己的利润最大化。这无可厚非,不管谁掌握了资源,都会想方设法地让自己获得最大利润。所以蟹农与双龙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蟹农跟中间商之间的利益矛盾,其本质就是双方在利益分成上的争夺。


  蟹农最危险的敌人


  但假使蟹农打赢了这场和中间商之间的利益之争,就真的能够让螃蟹大卖吗?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三国演义》里曹操官渡之战打败袁绍后,袁绍还有两个儿子退居一方,依然势力不小。曹操虽然虎视眈眈,但由于力量不够,所以没有选择进攻。袁绍的两个儿子看到曹操不进攻后,各怀心思,都想成为袁氏家族继承人。双方率军大打出手,甚至其中一个还联手曹操攻打自己的兄弟,结果就是兄弟二人很快都被曹操消灭了。


  双龙,或者说中间商都不是傻子,他们虽然追求利润最大化,但肯定也知道把价格出得过低,让蟹农捂蟹惜售,他们就做不了生意,做不了生意就赚不到钱,这也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毕竟打开门做生意,谁也不愿意断了自己的财路。那么今年双龙把价格压得如此之低,真相恐怕只有一个,就是他们也没什么生意!这或许才是蟹农要面临的最大危机,同时也是中间商面临的危机。就像袁绍二子面临的曹操一样。


  口碑差了没关系,来年可以再塑造。中间商压价,没关系,可以想办法做持久战。但如果终端需求疲软,那就真的回天乏力了。正如前文所说,大闸蟹的市场是一个小众市场,这个小小的圈子由养殖户、中间商和消费者组成。当中国经济状况良好,居民收入增加时,消费大闸蟹的人群必然就增加,这会增加市场需求,从而拉高价格。但很不幸,中国今年是个不平之年,在内外交困之中,经济大幅下滑,居民收入也随之下降。外贸受到严重打击,房地产被死死压制,内需严重疲软,工厂及企业为生存纷纷裁员和降低工资和福利。雪上加霜的是,突如其来的非洲猪瘟更是让猪肉价格直接翻番。在其强劲带动下,各类蔬菜、肉、蛋价格纷纷上涨,人们生活成本也一下子火速攀升。在这个人人都捂紧了口袋小心谨慎过日子的岁月里,你还能指望大闸蟹的需求如同往年那样火爆吗?


  冷冷清清的河蟹市交易市场


  需求端疲软,养蟹的人还越来越多。兴化的蟹塘还在继续开,即使政府明令禁文依然不能阻止。实在没有地的兴化人远走他方,到山东、到河南、到盐城……开塘养蟹,带动了当地的螃蟹养殖产业,也顺便壮大了螃蟹养殖的大军。


  不断壮大的养蟹群体,突然缩小的吃蟹人群,这就是大闸蟹现在面临的最大危机!


  这两天刚刚降了温,有了些秋意,然而大闸蟹的“冬天”却提前来临。业内有识之士纷纷预测这样的境况还将至少持续两年。作为辛苦劳作的养殖户,除了谈谈打倒双龙之外,更应该花点时间考虑一下接下来的两年如何养殖了。


  最后,金海蟹苗再次呼吁:所有金海扣蟹塘口,今年的苗子适当降低价格,减少点利润,和大家一起渡过今年的难关。这也是金海蟹苗“风雨同舟,同富同贵”的理念!



条评论
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推荐阅读
热门文章 日榜 | 周榜

在线
客服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8:00-24:00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客服
热线

18479400699(佳佳)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18307006112(丹丹)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18307006117(蒙蒙)
7*24小时客服服务热线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顶部